巢鴨監獄。主人公日本人刑務官一開始被夾在米兵與戰犯間,後來條約簽訂後移由日方管理,規定漸漸寬鬆,家人危篤名義數日臨時出所、職業訓練、甚至最後是直接出去工作,最終到差不多是自然消滅的過程。

2022年12月7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2月7日]
タグ

佐倉常七和伊兵衛在里昂學習使用ジャカード機,忠七想要買蒸氣式但是出錢的工部省沒有這個打算(作兵衛則認為西陣型態比較適合前者即手織機)。為了理解當地的生活即織工的血肉,也在ジレルオ帶領下去看小木偶劇。另一方面京都府的勸業,因為槇村遭受危機(槇村對廢佛毀釋非常激進已給京雀不好觀感),長閥因為山城屋事件(西鄉幫忙搓掉讓山縣保住生機。),江藤的司法省嚴厲追究,造成兩者間的高度緊張;豪商小野組(小野善助)也想學三井搬到東京,被京都御政府拒絕,於是提起訴訟,而法官北畠治房後來就以長谷與槇村不到庭判京都御政府敗訴(故事中還提到北畠想搶槇村在祇園的女人千代),後者就以投宿太政官中為由不上訴也不理法院,後來導致司法省大怒直接拘提槇村到東京,山本覺馬等人前去陳情適逢征韓論爭,後來爭論勝負已明西鄉一派下野後,槇村才被放出。作兵衛一直擔心槇村被抓會因此讓勸業人亡政息,這才鬆了一口氣。

常七等留學期間遇到岩倉、木戶來里昂視察,負責擔任說明。俟回到日本後也帶回政府所採買的ジャカード機。負責學習機器構造的忠七因為結核晚歸國而遇上船難,但她所手繪的圖面有留下來,常七等人努力地裝配、好不容易修理到機器(回國時全部拆卸運回所以損傷嚴重)終於可以使用。常七和伊兵衛成為織物傳習所(織工廠)教授,薪水並不高,由於西陣當地皆在觀望沒人要來(一來是新機器新技術,再來是織雖然很快但還要先處理紋雕機有點麻煩),因此對象開放為全國人民,然而也因此成為引人白眼的捨石,領著比自己當織工時還要低的薪水,後來政府政策改變之後到佐佐木清七處繼續當平凡的織工,漸漸被時代淡忘。西陣織元伊達彌助去維也納展覽會後一樣帶回手織機(這部分是內務省出錢,內務省其實偏向要買價錢超貴的蒸氣式,因此後來大久保對於買了手織式感到不滿覺得不是工業化的東西。這裡也可以看出每個省各自衝業績的競爭關係),但其實西陣後來流行的還是里昂樣式而非維也納樣式,不過伊達就有人替他立彰顯碑。常七則過著被埋沒的生活,時代改變到西陣伊開始極力抗拒演變到甚至有九千台的ジャカード機(但沒人記得也沒人在意這個怎麼來的),前往里昂留學五年的近藤等人也開始大紅大紫,常七對他們有點競爭意識但也只能過著埋沒的生活,但直到後來與近藤們見面才知道他們連里昂人形劇都不知道是什麼,甚為感嘆,也知道無須意識這些人了。常七的雇人對於他的功勞被政府及世間淡忘感到憤慨,但常七拒絕弟子為他蓋彰顯碑,他認為織工真正重要的不是名利,就只有作品。

這本書的主題很特別,我對織機一竅不通對於機器說明讀起來也一知半解,但主題的西陣御一新,明治的社會世相,甚至是司法省、大藏省跟京都御政府的相剋,也是第一次讀到,都非常有趣。這本書真的只有京都人才寫得出來,真心佩服。從一開始的船岡山日參,季節流轉,京都地理,京都生活,京都弁多麼自然(現在讀到另外一本寫得很爛的,因此更有感覺),這一切都很自然不刻意。許多作家寫京都都太刻意做作,很像導覽書,這本的素地則是渾然天成。站在哪條路上面向西充滿情緒,這種形容真的只有當地人會有,路痴應該寫不出來吧(東西南北應該基本上很少出現)。

2022年12月2日

雪齋禪師在承菊時代就效忠預計出家的承芳,有眾道之契。在禪寺的貴族子弟喝食其實是穿著華美(甚至上妝),還留長髮,在和尚的簇擁下眾心拱月的存在,義元也曾經在建仁寺如此。承菊後來從建仁寺轉到妙心寺是因為五山太過重視文字禪而忽視祖師禪(坐禪),後也曾捐錢給妙心寺山門,還帶觀音猿鶴圖送給大德寺。

氏親生病後悠姬成為其與老臣的仲介處理政事,氏親為了日後考量定了假名目錄(憲法)。悠姬有自己的印章(父親給的歸印),出家成為桂壽尼之後輔佐年僅13的氏輝,後來氏輝、彥五郎相繼過世(北條陰謀?)後輔佐還俗的義元獲得將軍家認可並且戰勝庶子。鄰國北條和武田,關係爾虞我詐,但也有一段姻親和平的時光。桂壽尼後來又見證雪齋過世、義元敗亡,在1567年過世。

故事本身雖然有趣,然而桂壽尼本人的魅力並是那麼不大,也不太看得出其手腕為何,是比較可惜之處。而悠姬時代得知氏親庶子的反應完全是現代女性,這點也比較欠缺說服力。

2022年11月29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1月29日]

悠姬(作者取)出自中御門家,在三條西的仲介下嫁給氏親。

2022年11月29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1月29日]

構想頗為有趣,然而描寫上較為冗長。

2022年11月23日

邁入明治,西陣的織工繞行御所おせんど参り,希望能夠阻止聖上與皇后東行、遷都。西陣一直以來受到政府別保護的壟斷,但到了明治期失特權,加上公卿大舉搬遷,甚至是服飾的變化漸漸轉向洋服,行業也需要御一新轉型。

京都御政府在槇村正直(長藩)的主導之下,為了彌補遷都,政府給了十萬下賜金補償(但是因為是岩倉親自答應,沒有知會大藏卿井上,造成井上日後要求還錢,不只如此還事事卡槇村)。御政府先要求織家們成立西陣成立株式會社,統一買生絲、販賣等事宜,可以先給三萬元。然而織元各自有疑慮,而且這會破壞長期以來的仲買制度,仲買開始抵制退貨。作兵衛認為,至少這筆錢先買回滯銷產品,讓織家先有資金再來考案創新。培養一個織工至少需要十年,西洋則是用機器代替人的技術而導致產業起飛。槇村在山口也是從事產業振興與洋化,因此考慮接著要引入里昂的ジャカード機器。京都御政府規劃產業博覽會的同時,也決定讓西陣職人兩位熟練工當官費留學生前往里昂學習並購買機器(第一次名單被井上給卡掉),常七、伊兵衛雀屏中選,對織機較有研究的忠七則是由西陣株式會社斯費派遣,經過55日到達馬賽。

這本書是府立圖書館的京都コーナー裡面陳列的書籍,作者是京都出身,對當地的描寫相當細節,故事本身也饒富興味。

2022年11月23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1月23日]
カテゴリ (フ)福永武久

慶安的十兵衛,跟250年前義滿時代的祖先十兵衛滿嚴、竹阿彌與祖先世阿彌交換時代劇。

2022年11月18日

探討林養賢為何會走上金閣放火的路。林養賢的父親道源和尚有肺結核,來到成生的西德禪寺當住持,娶了志滿子後生下林養賢,但在昭和17年還是不幸病逝。濱田承弘從成生當地到瑞芳寺當小僧,後來瑞芳寺住持敬宗和尚(豔福家+豪酒家)前往金閣寺升任住持,濱田也跟著一起過去,後來濱田在菲律賓戰死,道源和尚因為有這個人際關係,為兒子的將來寫信給金閣寺後任住持慈海和尚,慈海和尚雖然對養賢素未謀面也不知道他有嚴重口吃,但因為同為成生對濱田印象很好就接受。志滿子在道源和尚過世後,禪宗慣例未亡人就必須隻身離開,但是由於當地壇家還有爭論本山(東福寺)也還沒決定因此就讓她暫時留下。志滿子一心一意希望兒子將來接任金閣寺住持,自滿的態度也讓當地人有些不悅,而養賢和母親關係並不和睦。

林養賢在伯父那邊念東舞鶴學校,先上洛得度,後來提早在昭和18年中學還沒畢業先行入洛轉學至花園中學,因為慈海和尚身邊的小僧都被徵兵或者還俗,養賢去的時候正式徒弟只剩他和一些工作人員。金閣寺其實在戰中還是有人在拜觀,例如要上戰場前的製造回憶,或者去那邊拿千人針出來蓋章,只是數量當然比平時少,因此寺廟食糧不足。此時學校學生幾乎都被派去工廠幫忙沒在上課,養賢身體開始有發熱異樣疑似也有父親的肺結核,沒告知和尚擅自跑回家拿木刀來,又與谷井老頭相處不睦,執事和慈海和尚討論就去建議養賢是否回鄉,養賢因此攻擊谷井老頭中傷他,但最終還是自請回鄉。回鄉短暫期間鄉下有不少疎開者和準備本島防禦的人,這段時光和志滿子相依為命沒有起太大糾紛,但心裡應該也因為肺結核的陰影而並不好過吧。

終戰後養賢馬上積極寫信給和尚想回去,但由於戰後食糧極度欠缺,和尚要他等到昭和21年4月春天才能回去。20年9月曾發生南京政府陳公博流亡來日時,被安排秘密躲在金閣寺一個月(不能被進駐軍發現),假名東山商店一行,政府也安排四條花見小路廚師來當主廚,找人來陪他打麻將教日文(只是後來陳回中國依然被逮捕處決,只有太太續留金閣),在食糧難中鏡湖池的鯉魚也曾經進了這些客人的肚子裡,佛門台所也在烹煮葷食給陳公博吃。21年回到金閣的養賢,當時還有另外一個小僧14歲的三明,戰後又陸續來了另外兩個小僧。

養賢央求慈海和尚讓他進了大谷大學予科,規劃上是大學畢業之後去僧堂進修(一般沒錢的小僧都是中學之後就直接去僧堂)。到了第三學年,養賢的成績突然一落千丈常常翹課。作者推測,與看不過和尚的吝嗇與員工的薪水優渥(小僧的零用錢則是少得可憐衣物都是寫信請故鄉的家人買。),雖然他本人對住持慈海和尚必無太大反感,但與寺廟裡的工作人員迭起衝突(和尚的方針是金閣拜觀全部交給工作人員不太干涉但對小僧嚴格,副司谷井等人不自覺也侵犯到寺廟經營令小僧反感,把不想打掃淨湖池翹班的人拖起來海扁,讓周圍的人都感到異樣)相處上關係相當惡劣;戰後京都左派興盛掀起宗教改革及清算戰前的風潮,然而金閣還是一如故常,佛門賺取拜觀料,甚至還隱匿陳公博破戒煮葷食;他本人可能也開始對佛門失去興趣(水上本人經驗談)加上年紀相應的性慾也降低學習熱誠。更不用說天生的口吃,還有胸中那個肺結核的未爆彈。昭24年6月,學校向和尚反映養賢曠課嚴重,看在和尚的面子上不退學讓他升上文學部然而依然繼續曠課,和尚就問養賢如果不上大學就得去僧堂,養賢表示還是想上大學。然而之後養賢依然沒去學校,典當衣物書籍換錢,上五番町買了女人及刀、自殺用藥物。7月1日夜晚兩點多把自己的物品搬到金閣,加上足利義滿木像一起縱火,裡面包括運慶的阿彌陀三尊像等佛像皆焚毀,寺廟人員驚覺時已來不及救火,警方調查認為逃走的小僧很可疑,也旋即在大文字山發現仰藥意識不清的養賢,旋即將其逮捕。

根據精神鑑定人的對談大其實養賢對喝酒又對其說教的住持的反感不小,還有和尚的虛無主義活著並無意義只是為了活著的牢騷話語自殺願望也影響到他,加上和尚對他的態度開始明顯與對...

続きを読む

2022年11月5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1月5日]
カテゴリ (ミ)水上勉
タグ

烈感到自己是家中多餘的人,想跟佐穂一起到離れ居住,因此就央求意造。意造作好財產分配之後不幸中風半身不遂,丈一郎發生意外後,意造感到意志消沉,也想把藏給賣出去。而せき在意造中風後把照顧的責任全部丟給佐穂,而使意造感到十分憤怒,因此兩人關係降到冰點。烈漸漸成長也感覺自己必須扛起一家的責任,因此拜託意造讓她學習經營酒藏。意造已經解散藏人關藏,也不願意讓女子踏入藏中。然而烈依然不放棄,一再一再地央求的結果,意造終於答應至少一起上洛去松尾大社參拜。松尾大社中有男神但也有女神,而藏人也提到鄉下許多都是女人在私釀酒,因此後來意造最終下決心讓烈踏入酒藏中。烈在此情竇初開愛上藏人,然而せき卻懷上某位藏人的小孩,最終堅不吐實到底是誰的小孩。小孩生出死產,最終意造也放せき自由。意造與佐穂一開始都對烈喜歡上涼太感到震驚與不理解,但最終也肯定涼太的人格和兩人的婚姻。

**
如解說所提到,這部作品有趣之處,畢竟背景在雪國,如下雪時的封閉狀態主要就是登場人物那四個人在演,特別是下卷。但就算如此,這部作品也實在饒富興味,只有四個人的作品,且是大量由對話堆砌的作品,但沒有任何時刻讓人覺得空虛,是一部很細緻,也很特殊的作品。雖然經歷過風風雨雨,最終意造、烈、佐穂三人間的紐帶與情分是無比堅定濃厚,也讓人很感動。綿密細緻的作品,就像越後的雪一樣。身為熱帶人,那是一個完全的異世界,這次的閱讀體驗也讓人充分享受到雪國的情致。

2022年10月30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0月30日]
タグ

田乃內家第9個小孩烈出生,是唯一平安養大的小孩,之前幾個都夭折了。掌上明珠因此受到無比的寵愛。從三左衛門那代,地主田乃內家開始製作酒,兒子意造也繼承蔵元。後來發生腐造,最後換了新杜氏藏人重新出發。意造妻子賀穂嚴重貧血症,因此讓妹妹佐穂來幫忙,也一併照顧烈。後來烈被發現有夜盲症(這裡提到很多近親結婚容易出現這個病症,但田乃內家和佐野家雖然沒有姻親關係),奶奶むら和賀穂接連想去参詣觀音菩薩三十三所結果卻接連病倒。賀穂過世後,本來以為為田乃內家付出青春的佐穂會跟意造結婚,這也是賀穂的遺言與むら的希望,然而意造在腐造事件之後開始出入田町花街,決定迎娶17歲的藝妓せき,引起眾人反對,佐穂也心痛地回新發田娘家。烈的生活已經不能沒有佐穂,兩人之間已經快情同母女,因此在意造婚禮的隔天跑去新發田。年過五十的意造娶了新妻,せき唯唯諾諾完全無法領導這個舊家,但是很順利地懷上並生下了後嗣丈一郎,意造欣喜若狂,せき也開始漸漸膨脹無禮。如果今後是丈一郎的天下,烈和佐穂已經無容身之處。烈成長為一個很有洞察力的少女,雖然也疼愛弟弟,但也察覺自己不能出嫁、一直待在家的尷尬地位,因此向父親要求分家,讓意造建立烈和佐穂兩人將來的住所。

2022年10月26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0月26日]

包括兩部作品:塔、塔即日本文化。塔這部作品在當時是散文連載,也是之後一切巨作的靈感來源。作者在執筆過程漸漸偏離原本主題,也漸漸發現藤原家及法隆寺的秘密,因此後來對聖德太子、藤原家的探索成為連載的主軸,也才有日後的巨作。撰寫當時畢竟是散文,論述比較停留在簡單的推理程度,從謊言和傳承來推理是作者的拿手好戲,也因此會引起其他學者的批評,不過這靈感就是天啓,或者說是蒙冤千年的太子的旨意吧。

**
塔:西方是垂直上升、昇天的意志(例如耶穌升天圖)、生的意志。東方是水平(涅槃図)、死亡的意志與象徵。義大利的塔:完結性、調和性,哥德式:未完結性、意志性。
古墳:自己を自然に見せかけようとする意志(明明比金字塔大)。產生的永生思想讓之後佛教、儒教的永遠觀可以落地生根。永生思想也是受到中國道教所來的思想。
古代日本有太陽崇拜(天照大神),古代日本人對鏡子的反射作用感到驚嘆,可以反射光把光送到遠處,因此覺得這也是太陽的夥伴,太陽-鏡-支配權,把太陽、鏡子認為是支配者的標誌。
塔的變遷:飛鳥寺是三個金堂眾星拱月正中間的塔,接著四天王寺(建立在物部的根據地難波)中門進入之後是塔然後是金堂,講堂已經跑到走廊了(以前在外面)。最後是法隆寺,塔和金堂平行。表示佛教思想的變遷從釋迦的個人崇拜(塔裡有舍利),變成大乘佛教、展開形而上化、哲學化的進程,而講堂(人的思辨場所)也漸漸進入境內。

2022年11月4日

主角是西園寺公望,但在這卷他還是小孩沒什麼發揮。本書主要立基是要從公家角度看回天的過程。雖然開頭是1863,但主要在回溯之前將軍繼嗣、哈里斯、條約敕許問題的過程(這三個問題其是是互相深深牽連的),本卷寫到安政大獄。有時候順序時點會跳來跳去有點亂,但整體來說把特別是繼嗣與條約敕許問題過程、互相交纏的原因爬梳得很詳細,藉由信件對於當時天皇的立場與廟堂的描寫也非常立體,主要是從公家的角度,而非藩或幕府的角度來切入這個議題較為新鮮。

**
・西園寺公望祖父鷹司政通(元太閤)。伯父鷹司輔熙(右大臣,後任關白被稱為長州關白)。父親德大寺公純(議奏),兄實則。西園寺、德大寺、三條一直以來互為姻親,公望4歲就過繼西園寺家。
・齊昭的姐姐是鷹司政通妻,因此齊昭三不五時就繞過幕府直接運作京都回頭來產生政治影響力,因此更令閣老反感。
・公家當時普遍窮困,只有吉田家(可以安排神職)跟久我家(座頭統括)比較有錢。
・將軍繼嗣問題在哈里斯到下田赴任之後來到高點,因為大家都很擔心現將軍可能無法與哈里斯正常會面想要用名代(後來還好平安解決)。松平慶永認為要順利度過國難,必須讓水戶齊昭、薩摩齊彬等人一起也來參與,並且在中央擁立慶喜,然而也引起幕閣大奧不悅(血統主義、反對外樣御三家插手政治、齊昭本人個性自帶樹敵)。繼嗣問題的運作主要由橋本左內(藩醫之子、適塾、持開國論並影響藩主及中根雪江等人)負責,也因此橋本在安政大獄出事。
・哈里斯的日記中可以看出條約談判過程他本人也其實很痛苦(覺得自己被丟在東海孤島、不知美艦隊狀況、幕府一直沒反應、搪塞、拖延說要說服大家太難等等)。好不容易談到快要調印的程度,幕閣特別是老中堀田(秀才川路也大力主張。另一老中松平忠固則是斷固反對)決定想要透過獲得京都敕許來牽制眾反對大名例如水戶,哈里斯問說如果天子反對呢?幕府官員信誓旦旦說絕對不可能。5年前培里的神奈川和親條約時天皇還慰勞幕府,現在應該也不會反對,然而這是幕閣對京情勢的誤判,5年後攘夷的總本山已經從水戶移到京都,還有一大堆攘夷浪士,排外氣氛濃厚,更何況天皇本人就是攘夷論者。雖然當時政治氣氛還不到倒幕,人人各有不同光譜但是對於可以讓幕府頭痛這點是當時京都政壇的最大公約數。
・堀田當時想說反正應該很快就可以獲得敕許,但沒想到天皇本人最堅定反對(他們認為跟家定一樣都是裝飾品)。鷹司太閤是很堅決的開國論者,幕府又對公卿們撒錢,想說鷹司太閤跟被買通的公卿應該可以搞定這件事。然而天皇對年紀如同爺爺的鷹司太閤向來有種畏怖感,鷹司太閤對他講話也很高壓此點讓其他公卿也很反感,因此雙方完全無法好好溝通,加上鷹司太閤身體欠佳,又特別討厭天皇當時很信任的關白九條尚忠,因此太閤本身並無法推翻(再讓各大名去表示意見以拖時間的)閣議,而川路、岩瀨等秀才力陳的國際情勢(已經無法鎖國)朝廷的人根本聽不懂,這一切都出乎堀田老中的意料。
・尊王與攘夷本來是不同思想,尊王來自大日本史(強調證人臣是非,對天皇盡忠,但沒有反對幕府)。但在天保年間因為鴉片戰爭及各國船艦來航造成的危機意識,在齊昭的麾下,藤田東湖會澤正志齋兩人把這兩個不同思想結合為一,但其實本意是在內憂外患之下正名分(天皇-將軍-藩-民),藉由攘夷進行藩政改革,其原意在於重建幕藩秩序體制,只是說比較強調天皇權威性。但移植到京都之後,在勤王儒生跟岩倉、大原、久我(建通)、中山(忠能)等公卿點火下就漸漸膨脹。
・學習院是1845年成立,為了讓年輕公家不要四處鬼混、文盲又整天泡花街柳巷所設(如作者開頭所說,幕末政局重心移到京都之前朝廷差不多只有8個人就可以運作,1關白5議奏2傳奏),由幕府出資,讓40歲以下公家近習來上課。然而1861年左右許多尊攘志士開始被命出仕學習院,學習院變成反幕政壇俱樂部,特別是久坂、品川、山縣小輔等人常常領銜討論政策,然後這些政策就被三條和姉小路帶回朝...

続きを読む

2022年10月19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0月19日]
カテゴリ (ウ)臼井吉見

如題,談荷蘭黃金時代的小品集結成冊。

2022年10月15日

村田與室町等人的閒聊之中討論到"隔牆有耳",其實證就是談及江藤之前的歧視言論被抓耙仔傳到上官耳中因此被罵,大家開始討論抓耙仔是誰(在場人士:江藤、村田、吉原、白水。此外還有兩個病人應該是聽不到),部分人覺得品格不正的吉原很可疑,生源寺突然提出也可能有其他人輾轉聽到去告狀,因此結論不了了之。

第一班湯淺的刀鞘異變,由於事關毀損兵器(在這裡不討論過失犯)讓長官急著找兇手。受人敬重的藤麻主張在不寢番二番立ち的時候還是好的,而仁多軍曹開始思考刀鞘是否被別人掉包,因此猜測不寢番三番立ち的時間帶是可能的犯案期間,除不寢番三番立ち的成員以外,包括二班、三班都是長官認為可能的兇手。而身為有前科者、部落民傳言的冬木,也成為上官們認定的可能兇手之一,片桐伍長聽信吉原的五四三,還把白水叫去八卦一下冬木的前歷。

柿本伍長之前曾來告知東堂,東堂(跟生源寺)兩個比較擅長寫字之前被梅根曹長叫去寫,當時試寫的紙條東堂所寫的典出芥川的紙條,被不知何人(惡質的片桐伍長的可能性極高)從垃圾桶撿起來跟堀江隊長告發是自由主義反軍國主義思想,又加深抓耙仔的疑雲,植村古兵認為就是當時入室的片桐去告狀的,因此兩人善意來提醒一下東堂。卷末東堂正要被隊長傳喚去問話。

**
登場人物繼續更新
神山上等兵ー很有膨風學經歷情節(給自己學經歷灌水),喜歡賣弄自己很有學問跟暗示自己是早大出身。在卷二被大前田逼迫說明「普通名詞」一語。対馬厳原出身,身邊有一群同為當地出身的人組成厳原閥總是聚在一起拍馬屁。
澤柳ー最年長最高最重,為某商社課長,某些新兵さん付けで呼ばれている。厳原閥的人,對東堂似乎沒好感。為神山和白石學校七八年的先輩,和神山家似乎有上下主從關係,因此神山白石都對他特別待遇(雖然他本人並無逾越二等兵的舉動)。
吉原ー法政大學中退,厳原當地出身,高知識份子、厳原閥馬屁精之一,第三卷中在大船越當地民家不識相的行為引起大家翻白眼(明明不認識卻非常大面神)。被部分人懷疑是抓耙仔。
生源寺ー其實是很有學問的神主,思考也很有邏輯性。第二卷的命令規則爭論出來救援東堂。
若杉ー相撲力士,唯一沒有斷髮的新兵,還留著力士頭。想著到底四個月後可否順利退伍,聽到大前田說不可能就想斷髮,聽到傳言又說可以退伍就又放棄斷髮。
松本ー每天替若杉(唯一特別被允許擁有梳子者)梳頭。
村田ー床屋,不喜歡上官一直使喚他免錢理髮。卷三提到江藤之前的歧視部落民(橋本)發言被神山叫去罵,可見部隊裡有抓耙仔只是不知道是誰。
橋本ー第二卷自爆為部落民、隠坊。
江藤ー農民。直想進入厳原閥但沒有被接受,也是拍馬屁一族。卷三曾發生歧視發言被叫去罵,懷疑抓耙仔是吉原或者村田。
白水ー旋盤工。在卷三事件時被吉原拉進倉庫裡,因為片桐班長想聽所謂前科者(冬木)的八卦,白水一開始誤認為是自己之前跟女生共乘腳踏車被罰款的事,後來才知道在暗示冬木就堅稱不知。
柿本伍長ー跟東堂之前是同一個新聞社不同之局,也是左派同情者。來警告東堂紙條事件。
片桐伍長ー惡質的轉向者,人品不佳,以前為左派因此更知道怎麼去抓其他左派的小辮子。倉庫事件惡搞下屬(倉庫在法文裡是室外,關於行禮應行室外禮,訓斥行室內禮的屬下。但若屬下行室內禮,其又訓斥說此處以擺桌子應屬事務室應行室內禮云云),和品格低劣的吉原混在一起,東堂的試寫紙條疑似他撿起來去跟堀江隊長告發(有自由主義嫌疑云云)。
植村一等兵ー與生源寺之前是學校教師同事,人品似可信賴。

2022年10月15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0月15日]
カテゴリ (オ)大西巨人
タグ

這卷從與安藝女子的幽會,甚至剃毛的橋段,延續思考參戰與死的目的。正派的村上少尉義正嚴詞地說明皇國戰爭的目的,然而大前田的「殺して分捕るのが戦争よ」依然留在不得要領的橋本等人心中,讓人哭笑不得。金玉問答那段寫得還蠻有趣。卷末大前田似乎又有爆發的跡象,感覺山雨欲來風滿樓。

2022年10月11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0月11日]
カテゴリ (オ)大西巨人
タグ

本卷主要內容為:兄弟見面、討伐平家(略)、義經六條堀川館被賴朝派的土佐坊正尊偷襲、兄弟決裂後義經決定離開並取到宣旨打算到九州再起招集關西兵馬再戰、結果船遇上風暴又被沖回出發點、想上岸被包圍的住吉一戰、逃往吉野、終於下決心讓靜御前離開、靜御前被隨從拋棄一個人在山中尋路、到達藏王權現金峯山寺但被認出而被逮捕。

2022年10月7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0月7日]

作者最後的新選組長篇。故事一開始是髮結三兄弟(長兄支持幕府,小弟支持勤王都當密探),但連載沒多久馬上轉為新選組為主角,因為時間上(昭和37)正好是作者全集出版+新選組ブーム,似因此而有方向轉換。不過雖說新選組物,作者身為代表格但可看出很刻意地盡量不要讓寫過的軼事重複,大量引用他人取材的口述記錄,因此內容讀起來也頗為新鮮。只是主角與其說新選組,不如說比較像幕末志士女性關係談,尤其是勤王方特別是伊藤、井上等人的花街風雲錄。特別是長州人那如湯水班的錢(怎麼來的?????),伊藤井上雖說有去英國留學已經有點超越自己原本的身分,但到這種每天在花街一擲千金的程度也讓人覺得有些離譜(明治之後當然另當別論)。書裡提到薩摩人聽說很節儉,西鄉本人也只喜歡仲居而不是光鮮亮麗的芸者,因此這本書裡倒是沒有薩摩相關的豔聞。而當時志士在花街女性間很搶手,還有女生倒貼的,大概就是當代跟名人交往那種自豪感吧,例如井上被砍跟井上女人的名聲也會水漲船高@@。這本新選組物語大概主要篇幅都快被長州人跟花街軼事搶走,因此被切得很細碎不連貫,但子母澤寬所刻畫的新選組員像,一句句的對話就是給人無比的安定感(果然是本家),終究現在對組員的想像也多半植基於他的作品。只是....關東人就另當別論,京町人的關東語調還是有點詭異。

2022年10月6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10月6日]

虛無主義的記者東堂太郎被徵召,在1942年踏上対馬島的基地成為二等兵。一入營就遇上點呼召集風波。軍隊裡面有各種特殊沒道理的內規,各種無厘頭的為難下級。在軍隊裡禁止說"知りません"只能說"忘れました",讓主人公心起疑慮反感,不斷翻閱軍事典籍想找出其法源但卻付之闕如,作者想出的理由第一個是不能以不知而無責的刑法理論,第二個則是對上級者的責任阻卻(不是我沒教是你自己忘記,但是更上級、更更上級者只要他喜歡就可以追究上級者,權威濃縮到最上面的角錐狀階級系統,這也是直接、間接上級者對下級者的絕對無責任體制,但就算這樣下級者也不會自覺負起責任,因此成為一個無責任體制,追究責任如果往最上就是天皇,責任最終也煙消雲散,或者是發現責任根本沒存在過。所以作者論述所謂我國軍隊就是一個累累的無責任體系、龐大的責任不存在機構)。

大前田班長與狐假虎威的神山治下不時出現的責罵體罰(美其名為「公的制裁」),例如賤ヶ岳七本槍、四十八手必須要用軍方規定的數字念法去念(但沒有人會聯想到),在明信片裡面寫每天吃菜頭也是軍事機密等等,荒唐的內容讓人不由得想起第二十二條軍規。而軍隊看似很像並非劈頭而是存在它們的論理邏輯,只是被邏輯很強的作者馬上發現其中的弔詭,例如當上級亂念漢字(例如真諦應該唸しんたい等等。附帶一提作者當時講說亂念的念法後來很多都成了現在字典的慣用念法...)就逼下級接受,其理由是"軍隊有軍隊獨特的念法,本來就跟地方(民間)不同",但作者認為漢字念法本來就沒有分軍隊地方也沒有典籍條文支撐,作者用絕對理性的態度戳爆軍方的看似理性的不合理,應該也是作者的寫作意圖所在。

第一卷來到後半部分砲兵練習,鉢田不知道要做氣泡的校隊只用眼睛看砲管有沒有水平,大前田說出部隊裡有隠坊(火葬場工作者)但沒有指名道姓,等白石少尉離開之後,大前田突然開始暴走,大概是隠坊讓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在中國活活燒死敵人的往事,於是他開始執拗地自我辯護說戰爭本來就是這樣至少他不是殺本國人民(影射冬木),之後對接手鉢田的橋本開始各種影射其為部落民的言語凌虐並且不斷地升級,直到橋本泰然承認有燒人但沒燒過活人,大前田無視上官在旁,更加切切痛陳敵方陣營也是半斤八兩云云,戰爭的本質就是「殺して分捕る」,現在是因為沒上戰場才在那邊說稀奇,之後上了戰場大家都一樣。身為一個百姓農民兵,四年的中國經驗更讓他直感對手不可輕視,甚至意識到日本可能會有敗象的事實。作者看到大前田,想到的卻是保元物語中和上皇見面的雄壯無比生涯顛峰的為朝。

**
作者不斷的自省、思考、回想是本作相當大的特色,這種反芻正是閱本身讀最大的樂趣,,每個小細節都不放過的雞蛋裡挑骨頭的研究態度,也是閱讀這本書的趣味所在;身為最下層的二等兵用典籍當武器反擊的場景、各種貼切無比的用字與描寫也令人拍案。但個人認為第一卷最最傑出的描寫就是大前田軍曹這個角色。如作者說的又恨但又愛,雖然有上兵的蠻恨,莫名其妙的語言霸凌,但又有百姓農民樸實直接的一面,然後對於在中國燒人這段,作者對於戰爭的沉思與反思,還有大前田本人赤裸裸的心理描寫(總要說服自己),令人驚嘆。然後這整個最終崩壞倒瀉出來的心理描寫,緊跟著對橋本部落民的攻擊性,從隱性到顯性其污辱性不斷升級,最後甚至最失禮的類似"燒人你總不陌生吧"的話語到橋本的坦白承認,引發後續大前田無視長官的更長串內心自白。這裡的用語,文學安排,步步升級乃至潰堤的高潮描寫,這部份實在非常非常非常出色,令人望文興嘆作者對文字的感受力跟靈敏度,以及安排高潮場面那種對波浪的駕馭自如,這種閱讀感受正是只有文學,文字,而非當代鋪天蓋地的影像,不管多麼寫實的影像都無法做到的。第一卷的整個鋪排到卷末,必須說真的是拿捏得無比出色的作品,在卷末的鋪陳,我感受到,整卷以來的書寫並不是只有想到什麼寫什麼的日記或自白,而其實是經過精密的計算與推敲才臻至渾...

続きを読む

2022年9月30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9月30日]
カテゴリ (オ)大西巨人

早雲的早年。從備中荏原鄉,元服後上洛,父親伊勢盛定本來要讓他成為弟弟的養子,但弟媳已懷孕,後來新九郎成為一條烏丸的伊勢時貞的女婿。但妻兒都因為流行病而亡,新九郎感到極度悲傷,也短暫曾在大德寺。看到整個都大路充滿窮人與屍體,新九郎拿岳父的米救濟貧民岳父震怒,因此新九郎想想自己可以做什麼--成為惡人,於是下定決心與傭兵隊合作當義賊搶劫有錢人的米倉救濟貧民,事發之後被盯上,正好駿河可能爆發戰爭就被派到駿河。姊姊保子嫁到駿河,但丈夫過世只有幼子龍王丸,在新九郎、道灌等人的仲介下,駿河暫時讓小鹿範滿管理等龍王丸成人再歸還,在道灌的威望之下危機就此告終。回洛之後新九郎成為義尚的申次眾,但是幾年後駿河再度發生危機,道灌被暗殺。

**
作者的文章和寫作方式不知為何怎麼看都很現代的感覺(包括當時鄉下小孩之間的戰爭,絕對不使用刃物是大家的默契?),尤其是對話,時代本身的感覺很薄弱。很著重於新九郎對目睹路有凍死骨的心境與描寫,或許想要呼應北條家是一個愛民的政權,不過太過強調越讀越覺得很像要往高僧列傳發展。對戰爭的感覺比較像現代人而非數百年前武人。或許新九郎史料確實不多可以自由發揮(但是好像本卷的份量七八成應該都是想像.....),但整段似嫌冗長,太現代也很難有移入感。反而跟和尚的對話比較發人省思。「自分には何の力もないと気づいたとき、人は初めて他人を救うことができるものよ」

2022年9月23日

有時,不只是研磨,某些契機會讓心非常地柔軟敏感,甚至連微小纖細的毛髮的顫動都能感覺到。恰巧在這樣的契機,偶然讀了這本書,因此完全沉浸於作者的筆力之中。林芙美子,看似在戰爭中替軍部妝點敲鑼打鼓的文化人,作者站在她的角度虛構出一個回想錄,一個堅強無比到有些背德的女人,被自己體內的精力推著向前衝,無論周遭的人怎麼看她就是拼命地活著。故事從芙美子回想昭和12、13年前往前線開始從第一位踏入漢口的作家而聲名大噪,但是漸漸感到軍部控制的壓力(掌握紙採取統制制之後新聞社都只好受軍部指揮),昭和17年再度因為大東亞戰爭開始一周年與一堆作家們被徵用到前線,撰寫符合軍部意向的御用作家文。芙美子被派到爪哇島和加里曼丹。從一開始與作家之間的關係描寫、搭上偽裝紅十字醫療船前往昭南(新加坡),船上與事務長的短暫偷情,故事隨著回想漸漸明確主軸其實是不倫,芙美子一面回想與斉藤謙太郎的過去並期待見面,也被同行作家警告小心軍部的監視。故事伴隨的各地風情,也提到加里曼丹當地日僑的處境(戰爭之後被送到收容所,後來交換船交換回日本也被懷疑,日本佔領土地之後很好不容易回來但也發現日本人並不完全信任他們)。故事後半一口氣往不倫的細緻描寫前進,齋藤由於駐英美、親英美加上只有他沒被送收容所因此被認為可能是間諜,芙美子也成為憲兵吊出齋藤的一個煙霧彈。坦白說齋藤本人我並未感覺任何魅力,而他對芙美子分手的赤裸裸血淋淋地指摘芙美子為軍部抬轎的愚蠢,也深深傷害芙美子攻擊她的本質,兩人就有了一段很悲傷的分手,但下一次偶然見面的那一幕,芙美子懷了謙太郎的小孩且即將臨盆,但芙美子完全不動聲色,把那個兩人愛的誓言"如果快忘記就拿出來研磨"的鑽石說要送去研磨後來甚至直接送人,決意在40歲且是戰爭正中時生下小孩,生下屬於自己的小孩(然後跟先生說是抱來的...),讓人感覺到她的無比堅強。雖然對不倫的故事無特別興趣男主角的自大感與語言暴力讓人有點討厭,但後半作者的筆力讓人感到超強的移入感,讀著讀著無比地せつない,但卷末的芙美子的強悍與最後開朗的感覺是給人救贖的。或許是當下的敏感,讓讀後心中的共振久久久久不能停歇。這標題,取得真好。

2022年9月21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9月21日]
タグ

幕末來到長崎的法國神父プチジャン,極力想尋找是否有躲藏多年的切支丹。神父每日偽裝散步,最終終於發現當地居民所敬遠的クロ(切支丹)代代躲在中野鄉等地。從浦上的馬込到長崎奉公的キク,喜歡上隔壁中野鄉的クロ清吉,每天等待他挑扁擔經過叫賣。但清吉與神父從大浦教會進行連繫以來,神父夜晚悄悄前往中野進行洗禮塗油等儀式,終於被長崎奉行所盯上。幕府只准教會為駐當地的外國人服務,不准日本人靠近,然而幕府因為改革頗為親近法國,神父與清吉雖想說要低調一點改以風箏為信號聯繫,後來又漸漸認為奉行所應該不敢貿然行事也怕國外干涉就越來越大膽,甚至聯名要求葬禮不再需要當地的寺廟,終於招致奉行所一起取締,抓到桜町牢(後來又移動),進行慘絕人寰的拷問逼迫改宗。キク從奉公處出奔,跑到天主堂來工作就是為了希望神父可以拯救清吉。由於拷問太過嚴格只剩仙右衛門沒改宗,其他人懷著愧疚改宗被釋放但發現回去被村八分,就去跟庄屋要求回復,而後來適逢幕府最終期的混亂因此村民沒有被處理鬆了一口氣。

然而新政府上任之後,宗教方針是圍繞著神道去建立,長崎縣知事又是前尊攘派公卿澤宣嘉,原本誤以為就此可以不用再遮遮掩掩地信教,明治政府應該也不敢得罪外國,但沒想到浦上的基督徒還是被一起逮捕,流放到津和野、荻與福山。許多外國使節抗議,新政府則認為這是內政,毫不理睬。清吉等人來到津和野光琳寺,該藩歷來主張要以理說服人,一開始的說服與厚遇完全無法使教徒改變心意之後,開始給最低限度的食物與居住環境,並且用三尺牢等殘酷的酷刑逼迫改宗,津和野的冬天也讓沒有禦寒衣物的囚犯們極度痛苦。キク從天主堂出奔跑到丸山去當女中,前奉行所、現在在役所工作的伊藤定期前往津和野,キク為了知道清吉的消息,只好委身伊藤,並且把信與錢等都交給伊藤,希望清吉可以過好一點,伊藤卻把錢財著服己有,繼續染指キク,キク為了向老闆娘借錢也終至賣身。明治政府條約改正的團出訪,原本在長崎奉行所當通詞並且華麗轉身的本藤則成為外務省官員及同行人員之一,相較之下當時同事伊藤感到很忌妒,對自己的不遇只能用殘酷虐待基督徒與欺騙キク、狂飲等行為暫時忘卻自己的悲慘,然而他的脆弱又讓他自己更自慚形穢更加自虐地進行惡事。明治政府團外遊之後才發現國外高度重視這個問題,不改變則很難繼續談條約問題,因此只好著手調查是否有虐待等情事。五年多後,清吉等人終於被放回浦上,然而田園荒廢一行人過著更加貧困交織的生活。而キク早在清吉被釋放的兩年前在聖母像前喀血而逝。老後的清吉與伊藤再遊津和野,伊藤才很羞恥地告白了過去對キク所有的惡事。

「浦上四番崩れ」這段真實事件是讀這本書之後才知道的。長崎的四季,祭典(風箏大戰!划龍舟),町內風情寫得很出色,是我很喜歡的部分。這本書也是跟之前遠藤的各部作品同樣的主題,沉默,神對災難袖手旁觀,神父也無法做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在殘酷的各種逼迫改宗的肉體與心理折磨之前,終究是有人堅定地拒絕而不斷受虐,也有人終究殉教,更有人受不了改宗之後只能一直活在對堅持下來的人的負疚與忌妒之中。讀這種作品令人不寒而慄,也令人深思。每個時代都有極其殘酷的愚行,我們永遠無法得到合理的解釋及答案,其中有著無比脆弱可悲的靈魂(如伊藤),然而也見證了就算沒有答案依然泰然就義,傲然不屈的高潔,不管現實多麼地狼狽不堪,全身糞尿。神父說,本藤由於很順利與堅強不需要神,然而伊藤反而是神憐憫的,這句話實在令人很不平,但惡人正機論畢竟還是有很多人因此得救,這才是神的大愛。這與邏輯與理性無關,畢竟神的意旨不是人智可以了解,在災難與牢獄的不測與殘酷之中,共同受害的教徒們之間才會有那麼強大而強固的愛與意志。

2022年9月20日

果然不愧是野上彌生子,閱讀過程不禁充滿敬意。整個故事過程,人物描寫,轉折鋪排,就算沒有什麼爆炸性的劇情但是依然讓人難以釋卷,出色無比,這麼堅固的石垣,毫不動搖的心柱,把日常平凡昇華編織出的這種堅實不動的文學性,現在有幾個作家做得出來呢,只能一再一再讚嘆不已。

曾根知事家女兒真知子24歲正值婚嫁年紀,總是不停被未亡人母親催婚,平常在學校旁聽社會學。父親已不在然而自己還是半個上流社會的人,她對自己身邊那些上流社會的無聊交際、閒言閒語與虛假感到厭煩,卻不知道如何脫離這個世界。好友米子受社會主義吸引加入秘密團體,米子是真知子唯一一扇窗,然而米子周遭的人卻很難相信真知子的"血統"都對她感到防備。米子的友人關曾進行學運被起訴,真知子不知不覺之間對關及其思想感到很有興趣,也在不覺間把關當作讓她脫離這個牢獄般的生活的唯一希望,然而關卻對她不屑一顧,她也不敢問關跟米子間的關係。而一直暗中喜歡真知子的貴公子河井來告白,也因為真知子對關的感情的反動被兇狠地拒絕。河井的母親來透過貴婦人提親也被拒絕,周遭的人均對真知子拒絕貴族感到不解不滿與(偷偷地)慶幸。

米子前往大阪後,真知子在契機下向關告白,關很快接受她的好意告知其實他也很在意真知子,兩人約好兩天後私奔。真知子非常高興,向關保證她絕對不會因為自己的血統(布爾喬亞)而退縮,也期待關帶她前往新世界。這時正好米子來訪,真知子很高興地告知要私奔之事,才知道原來米子一直認為自己和關已經是連理實際上也懷了孩子,但米子為了友情想選擇忍讓。真知子衝動地買了車票想離開東京,但後來還是下車去找了關。關自認在大業之前不應該被米子懷孕這種事束縛也沒有責任,於是真知子痛陳:「関さん、あんた方の運動の人間から貧乏をなくするように、こういう苦しみもなくするのでなかったら、結局何になるんでしょう。どんな見事な組織で未来の社会が出来上がろうとも、こんな思いで苦しむものが一人でも残っている間は、パンや着物で苦しむ今の世界が不完全だと同じに、決して完全な世界ではないはずです」當然關恥笑這種雞毛蒜皮的個人主義的迷妄,於是兩人就此訣別。

真知子決定離開家裡的生活出奔跑到陸奧二姊處生活(姊夫山瀨真的是書中很有趣的腳色),碰巧遇到河井來訪,再一次向她表達愛意。真知子跑去找回老家的米子,與米子談到關。米子認為不需要關反省,在大事下個人的情愛本來就是犧牲品。真知子固然感受到社會不公之下那種變革山雨欲來的感覺,也感受到那些口號與理想的魅力,米子嘴裡說的,縱然有矛盾也有不自然,但反正就是一直往前衝向新世界,總有一天這些矛盾跟不自然都將不復存在。但真知子的感覺是:「私をあんた達について行かれなくしたものも。言わばその不自然さだわ。あの考え方の下で、人間がめいめいの意欲をどう清算していけるかーその疑いが、私を立ち往生させたのだから」。以進步派的角度而言真知子的口吻在米子看來是回到反動主義,然而米子自己其實也是拼命掩蓋內心的懷疑,反正一切到子孫輩就不再不自然,可是自己的孩子也因此犧牲的那種不自然....米子從事地下工作的友人發動了工運及罷工,這次目標正是河井的公司。真知子得知之後突然改變方向直奔東京,在工運下善良的河井為了與工人一起改善環境,拋棄了所有的財產,四周的貴婦人們繼續講著河井的八卦並且慶幸(?)真知子沒有嫁給河井,然而著急的真知子內心卻是充滿對河井的愛憐。

2022年9月19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9月19日]

文久三年天誅的手法已經進步到把暗殺對象支解,把手或耳朵分別扔到不同的地方加強效果,日漸激化,甚至在脅迫狀裡面還脅迫要求具體攘夷日期。容保雖然思想是攘夷,但還是必須執行守護職職務,因此在足利將軍梟首事件後斷然採取浩大逮捕措施(只是由於攘夷派的嘆願無法嚴罰),並且搭配廣開言路,希望能杜絕濫殺。
將軍上洛,在這之前在三條等人不斷逼迫明定攘夷日期,慶喜、春嶽、容堂等人不斷討論,在這裡出現兩次春嶽建言大政奉還,原來1863年早期就出現(因為不被接受春嶽就回越前了)。後來答覆是將軍回去後20天,最後由於繼續被逼,終於訂了具體日期。

攘夷對於各集團來說各有不同意義。對上層公卿而言是申張朝權,對下級公卿來講借藩之力可以擴張自己的勢力(上級公卿與幕府關係甚深)。對一般浪士來說是讓幕府難堪的好機會,三不五時就拿來戳。對幕府來說,由於德川家的貿易獨佔已經越來越難掌握(之前還可以賺關稅,但到聞九三年開始漸漸失控,例如零細農民為了避開將江戶的問屋料把東西直接拿去橫濱賣,幕府就撈不到油水反而其他雄藩有賺到),用鎖港去威逼外國再重新造成貿易獨佔的局面也是不幸中的大幸,所以在幕府看來所謂攘夷不過就是去鎖港談判(但後來也因為鎖港談判覺得可以迎合朝廷又維持自己地位,陸續一直弄導致外國開始直接去找雄藩談判,例如英國甚至還提供武器給雄藩,最終也導致幕府敗亡)。而對長州來說,動手攘夷不但可以提高自己在攘夷派中的話語權,代替幕府抓住政治的指導權,之前在航海遠略策的時代,為擺脫幕府的貿易獨佔,曾經推過下關開港(可以沾到很多日本海瀬戸内海的油水)但是因為被久光反對失敗,這次攘夷在下關開炮就可以妨礙一下幕府的長崎貿易獨佔。而浪士則是擔心被殖民地化,又擔心靠藩會被藩本身的利害關係牽制,因此則有時不時有蜂起抬出神轎膺懲幕府的想法。
作者提到根據石井孝的研究,幕府裡面有些買辦政權的動向(就算跟外國勾結也要維持住幕府),因此小笠原為了運兵隊上京就借外國船,留守江戶幕閣的少壯派官僚(正因為將軍上洛被欺負又不放人回來很生氣)甚至有答應出讓橫濱外人駐地警察權、立刻大阪開港等條件的風說(而沒有通知在京幕閣的越權行為),而生麥事件根據幕方人物的觀測其實是久光見橫濱開港眼紅,故意要製造契機讓英艦來最終造成一個直接貿易的契機。最後小笠原不被允許進京,與在京閣老還是想借朝權伸張幕權、這件事沒跟在京閣老水野等人商量讓他們很不高興又怕失腳,最終痛失機會只把將軍救出來而已。這件事導致公卿產生禁裡兵力太少而對幕府再攻來的不安,其反動也產生天誅組的行動。
大和行幸的想法在這樣的情勢下產生,也就是擁天皇去參橿原神宮神武陵,再去伊勢,最終去關東斥責幕府沒有真心攘夷。而天誅組則是擔心大和行幸的計畫沒有實行,浪士們就先舉兵想造成一個既成事實。然而最終由於818政變不了了之,天誅組也在奮戰四十日之後被消滅。在還沒寫到起兵內容連載就中斷,而且史料也很少,所以其實也沒有描寫到最終過程,而僅停留在爬梳原因,前半部吉村還是主角,最終由於不停地解說來龍去脈,吉村本人從3月上洛以來幾乎就鮮少觸及,也是有點可惜。

2022年9月19日

読書状況 読み終わった [2022年9月19日]
カテゴリ (オ)大岡昇平

隔了四年多才讀最後一卷,可惜前面都快忘光了...是感人的末卷。

2022年9月11日

ツイートする